Stardust

啻異:

黑琰私設塗塗

喜歡角角跟散髮(摸摸摸

啻異:

阿....把頭像拿來上色很舒壓
雖然還沒畫完

草稿亂打的下場就是要一直改型.....
反正我琰就是攻(自己講

紫釵:

 @草本甘木茶  群裡夥伴改的表符真是GOOD JOB!

[谭赵]重生 06

赤彤丹朱:

赵医生看过几本心理学的书就敢给安迪做心理咨询,给了翻过几本催眠解梦书的lo主撸袖子瞎编的勇气


以及,lo主找回了多年前天雷滚滚的狗血画风[写个文总会雷到自己也是没救了ಠ౪ಠ


====我是胡编臭编炸飞不管埋的分割线=====


“赵医生,我需要你解梦。” 


“说来听听。” 


“在我梦里,某一朝某一代,我是个江湖郎中,在山中采药,救了一个十来岁的男孩。那孩子受了箭伤,昏迷不醒,我带他回去给他治伤,他痊愈后做了我的药童。” 


“哦。” 


“然后,有大队人马找到我的药庐来,向我要这个孩子,说我拐走了他们的皇子。我说这完全是误会,你们把这些天的药钱和饭钱结一下,人随时可以带走。结果那孩子不乐意,说他这辈子都跟着我,再也不回京城。” 


“嗯。”


 “他说对我一见钟情,至死不渝。”


 拿着电话昏昏欲睡的赵医生抖了一下。


 “你在我宝贵的午休时间打电话来,就是为了让我确诊你是个恋童癖?” 


“不是不是,我听见他这么说也吓一跳,仔细看了看这孩子,就惊醒了。赵医生,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啊。”


 “......滚。” 


谭宗明在另一端笑起来,戏谑里隐隐有几分疲惫,几分不安。 


“我需要你为我解梦,另一个梦......我很担心,我梦到了安迪......一个噩梦。”


 “现在?”


 “越快越好。”


 “电话里说不清楚。我今天在病房,下班要晚一点,你晚上去我家,九点行吗?”


 “好。我去医院等你下班。”         


 
谭宗明第一次走进赵医生的书房。他也算赵医生家的常客了,但赵医生说书房是他的隐私空间,不对外开放,反倒让谭总好奇。谭宗明打量着这个干净整洁得近乎诡异的房间,环堵萧然虚室生白,没有任何装饰摆设,连书柜都是隐藏的入墙式。对此赵医生的解释是,把自己的藏书陈列在书房里,感觉就跟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陈列在标本室一样,于是谭总很识相地收回了打算拉开书柜的手,坐到了唯一一张单人沙发上。 


赵医生可坐的就只有那把电脑椅了。这把黑色的电脑椅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异数,仔细看来,居然呈一个手掌的形状,掌心正好托住赵医生的臀部。 


“很有个性的椅子。”谭总笑得和蔼可亲。 


看上去还挺舒适。赵医生点头,“朋友送的。” 


见他不打算再解释下去,谭宗明扬起了嘴角:“朋友的眼光不错。” 


赵医生裹在牛仔裤里的臀部饱满挺翘,线条优美,托在那张颇有幽默感的椅子里......呃,谭宗明饶有兴味地欣赏着。 


“这个朋友你也见过,”赵医生善解人意地满足他的好奇心,“人家为你寻访同类,你差点揍了他一顿。”


谭宗明皱起眉头:“你那个居心不良的师兄?交情不一般啊。” 


“算是前男友,”赵医生发现这把椅子太分散注意力,起身把它搬了出去,留给谭宗明一个背影,“人帅活好,体贴又有趣......分手了也是好朋友。” 


赵医生从餐厅搬回一把朴实无华的椅子,坐到谭宗明面前。 


谭宗明还怔在他刚才那句前男友里没回过神。


“这么说,你是个......双?” 


“也许是吧,”赵医生无所谓地轻轻一笑,“那时候年轻,想试试看自己是直还是弯。” 


遥想当年,这位醉心华夏文明的番邦师兄,对小赵医生和对老庄哲学同样痴迷一往情深。该老外用毛笔在洒金笺上写情书,说小赵医生“濯濯如春月柳,朗朗如日月之入怀”,小赵医生和他搞到一起胡混了一段也不算什么稀奇事。


“试明白了么?” 


“不知道。”赵医生微蹙着眉头似在思考,“大概还是要看遇上的是什么人,感觉如何。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 


谭宗明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安迪前几天堵着他盘问赵医生和小曲分手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,问得他惊诧莫名。22楼真是个奇妙的所在,连安迪置身其中都学会了八卦,而且八得如此一针见血。 


曲筱绡和赵医生的p分分合合安迪也是司空见惯了,可这一次小曲格外丧魂失魄。她在安迪面前信誓旦旦,说除非赵医生转变性向被男人上,她才认栽放弃他这个双面插座,否则她认定了他死磕到底。 


然而赵医生拿得起放得下,到头来看谁都云淡风轻。在他心里,他谭宗明算是什么? 


“老谭。”赵医生眸色清亮,坦坦荡荡笼住了他,“解梦之前,有一点要先行说明。解梦时你会陷入被我浅度催眠的状态,向我敞开你的潜意识,你会觉得我们之间十分亲密,甚至会有爱上我的错觉--这些都是正常反应,在解梦结束时就会消失。” 


谭宗明回视着他的目光,想说什么,却终究没有开口。


“本来,为你这种身份的人解梦,应该有第三方在场......” 


“不必。” 


谭宗明冷然发声,赵医生被他骤然打断,不明所以。 


“这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
“我说了不必,”谭宗明望向他的目光中竟似带了几分狠意,“我相信你。” 


他那一双薄唇在他眼前一张一翕,润泽美好,谭宗明有堵上他的嘴唇用力啃咬的冲动,想逼迫他吞回那些冷漠疏离的字句。然而他又觉得荒谬,为什么他会如此在意?他不是早已认可了赵医生对他的判断,承认自己是爱无能么? 


赵医生的声音依旧沉静如水波澜不惊。“我知道你信任我。这是我带你重回梦境并将你安全带回的前提。” 


谭宗明深呼吸,颔首认可。他靠在沙发上阖上了眼睛,让郁结的绮念从心头散去,放空身心,放松身体,跟随赵医生的引导。 


“现在,我们可以开始了么。” 


谭宗明接赵医生下班,一路上已经讲过了梦境的大概。这时,在赵医生一步步的提示下,他渐渐松弛了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,让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与赵医生同步。 将自己的潜意识完全暴露,和他对话。 


“梦开始的时候,你坐着船,在颠簸起伏的海面上航行。那是一艘怎样的船?船上都有些什么人?海面上风景如何?”


“船很大。船上的人很多,来自各种阶层,很嘈杂。他们的衣着不属于这个时代......我的船舱在最上层,风大浪急,站在甲板上有眩晕的感觉。” 


谭宗明沉浸在梦境中慢慢回忆,语调平缓。


“当时的你心情如何?” 


“我告诉自己要镇定。但克制不住内心的惶恐不安。我想下船。我要回家,我遗失了很重要的东西,我要回去找。” 


“遗失了什么?” 


“我不知道......”谭宗明的声音低下去,“我不能下船。我必须乘这一班船去我该去的地方。这是任务。” 


“谁布置的任务?” 


“上峰布置的......也是他希望的。” 


“他希望什么?” 


“撤离。'大哥......你必须马上撤离......'” 


“'他'叫你大哥......他是谁?” 


“他......是谁?”


谭宗明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他无意识地抓紧了沙发扶手,“他......我把他忘了......我竟然忘了......” 


还没有进入梦境最核心的部分,触及他的保护层就已经引起他强烈的抗拒。赵医生决定暂且搁置这个问题。 


“他是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,”赵医生温言安慰,“你会想起他的。” 


在赵医生的引导下,谭宗明的呼吸再次归于平缓。 


“我乘着船,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这里一无所有,我独自一人。” 


“一无所有?” 


“头顶上不断有鞭炮响起,大概是新年。街道很窄,房屋破败,没有人。我提着行李箱,不停地走路,上坡下坡......” 


“不停地上坡下坡?是山区还是城市?” 


“城市。也是山区,”谭宗明的声音低下去,又激动起来,“是重庆。没有什么新年的鞭炮......那是1941年底,日军轰炸中的重庆。” 


“这是你......上一世的真实经历?离开家人,离开上海,去了重庆?” 


“没有家人。家人早就没有了。甚至连安迪也背叛了我。” 


“这个梦里,安迪是谁?” 


“我最信任的下属。最聪明,最能干,我在她还在念书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才华。” 


“她很会为你赚钱。” 


“不仅仅是这样。我们还是多年的好朋友,她是我最可靠的伙伴,我的家人。” 


“可是她终究背叛了你。她去了对手公司,还带走了手上最重要的项目和客户。” 


“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。”谭宗明喃喃自语,“任何时候我都相信她......” 


“那么,回到这个梦境,你想对她说什么?” 


谭宗明咬紧牙关一言不发。赵医生耐心地安抚他的情绪,等待他松弛下来。 


“我对她无话可说,”谭宗明语声喑哑,疲态尽显,“我不会原谅她。” 


“你信任她,却不原谅她。”赵医生重复着他的话,“是什么让你觉得不可原谅?” 


“她的背叛伤害了她自己,最终让我失去了她......” 


谭宗明剧烈地颤栗着,无法抑制。赵医生走近他身边蹲下,握住了他的手。 


“你现在能看到她吗?她有没有什么话要对你说?” 


然而谭宗明不再受他的引导。 


“我要去找她。我不停地走,我要在废墟中找到她,在这个世界化为灰烬前找到她......她在医院里。一身是血,躺在手术台上......”他断断续续讲述着刚才不曾讲过的梦境的结尾,“医生打开了她的腹腔,拿出......拿出......” 


谭宗明哽住了,他挣脱了赵医生的手,痛苦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呼吸急促。他强烈的情绪波动席卷了赵医生,他对他强自压抑的痛楚感同身受,他知道,他们已经十分接近谭宗明竭力掩盖的伤痛层。揭开保护层直达伤痛是十分冒险的步骤,内心最隐秘的伤痛骤然失去伪装和保护,也许会让个案陷入迷失甚至完全崩溃。赵医生调整着呼吸,让自己的觉知和谭宗明的潜意识同调,尝试着进一步深入他的梦境。 


“你仔细看看,医生拿出了什么?” 


谭宗明紧闭着双眼,拒绝面对那个鲜血淋漓的小小物件,然而赵医生音色轻柔,诱哄他将梦境拼凑完整。 


“是文件。”谭宗明艰难地呼吸着,“微缩胶卷,染血的微缩胶卷......医生,赵医生,救他......”


谭宗明全身发抖,汗如雨下,赵医生的安抚完全无效。他想引导他代入梦中安迪的视角分析这一情境的含义,可谭宗明深陷在自身的惊恐惶惑中不能自拔,只是不断喘息、低吼,重复着“赵医生,救他”,“你怎么敢,我不许你死”。


他身为上位者强烈的控制欲,加大了突破他心灵保护层的难度。仅一次解梦还不能突破他的心防,而他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,也许今晚只能进行到这里,他必须立刻唤醒谭宗明,将他从梦境中带回来。


他半蹲在他身前,握住他的手腕,将他的双手合在自己掌心里,力量柔和而坚定。


“谭宗明,安迪没有死,她不会死。现在睁开眼睛,给她打个电话,好吗?”


“安迪是谁?”谭宗明双目紧闭呓语模糊,在幻觉中浮沉,“谭宗明是谁?”


“你睁开眼睛,我告诉你。”


“不......我想再看看他,如果这就是他最后的模样......”


谭宗明再次挣开了赵医生的控制,双手虚虚地伸着,在空气里移动摸索。他碰到了赵医生的脸,一点一点试探抚触,终于将他的脸庞完全捧在手心里。


他的手冰凉粘湿。赵医生用自己的双手覆盖住他的,他的手温暖干燥。


“你在我面前,我却救不了你......我控制不了任何事,”谭宗明睁开了眼睛,眼里是深深的哀痛和绝望,“我就这样看着你用手术刀剖开了自己的腹腔,把血淋淋的文件放进敌人的手里......”


赵医生立刻发现了他话语中人称的转换。


“谁?躺在手术台上的是谁?”


谭宗明的眼神空洞。他失焦的双眼瞠视着他,不发一言。


“是安迪?还是赵启平?”


都不是。甚至......没有什么手术台,那是刑讯台。谭宗明颤抖着,无力地垂下头。那个名字沉甸甸压在心尖上吐之不出,谭宗明收回双手,按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地喘息。


“赵医生,谢谢你,”谭宗明面色苍白,“我想起了一些事......现在觉得好多了。”


“你是......”赵医生仔细观察着他的细微表情,“明楼?还是谭宗明?”


“谭宗明。”虚弱地勾起一个微笑,谭宗明向赵医生伸出手,想拉他起来。催眠和解梦需要极高的专注力和极敏锐的觉知,对心理医生来说是极大的精神和体力消耗,赵医生看似安闲镇定,其实比他更疲惫。


确认了谭宗明安然无恙从梦境中醒来,赵医生拍开他的手,长吁了一口气,放任自己躺倒在地毯上。


“下次再继续,还是你确定时间。卧室让给你了,晚安不谢。”

[谭赵] 全上海最精明的那个人 3

天才小鲸鱼:

*一个小赵医生自己把自己坑了进去的故事




3.


中午下班时安迪又被谭宗明拖出去吃饭。




平日里他们基本上都是在附近随便找个简餐凑合下,然而今天,谭宗明特意多开了些路,去了一家私人会所。




谭宗明帮安迪拉开椅子,并把菜单递给她:“来,想吃什么尽量点。”


安迪接过菜单觉得有点奇怪。谭宗明约她吃饭倒是挺正常的,只是很少像今天这般殷情。于是她问:“老谭你今天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好事?怎么这么好的兴致?”


谭宗明笑笑:“感谢你呀。”


“谢我什么?”安迪问。


“谢你帮我找到了个棋友。”






谭宗明爱好广泛,虽然平日里供他消遣的事物很多,不过围棋这种在智力与心理层面上相较量的游戏,却是他最喜欢,也是他非常擅长的。




一步棋还没走呢,就提前把之后的种种情况都算计到了,既有宏观的谋略眼光,又有精细的布局能力。同时他心理素质过硬,能在胜利的曙光面前沉住气,而在局面混乱时又不灰心丧气。这和生意场、谈判桌上那些不动声色的比拼太相似了,都是基于缜密思考后制定计划,然后紧要关头时靠着直觉的当机立断。




谭宗明太喜欢这种惊险刺激的感觉,只可惜他一直没遇见水平相当的棋友。身边的朋友的围棋水平基本上都在他之下,不让对方几个子,输赢根本都毫无悬念。




压倒性的胜利固然是痛快,可谭宗明还是更享受势均力敌的较量。所以碰见赵启平这个对手,他简直如获至宝。




虽然刚开始对弈时谭宗明胜利的次数比较多。不过经过多次切磋,赵启平的棋招越发惊艳,屡屡走出让谭宗明眼前一亮的招式。他的棋风狡猾而且刁钻,如同劈开混沌的利斧,即使面对谭宗明几乎没有破绽的布局,也能给对方带来极大的威胁。下到后来两人基本上是输赢各半。






他们隔三差五地就会约着在棋桌上大战一场。




谭宗明很喜欢和赵启平下棋。因为这不仅是精神上的娱乐,更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——小赵医生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。尤其是在他认真下棋的时候,简直叫人移不开视线。




作为一个典型的视觉动物,谭宗明对好看的东西向来没有抵抗力。比如他爱法拉利火红的流线,爱机械表巧妙精湛的机芯设计,爱木质家具上的枫木滚边,爱现代抽象画上犯冲厮杀的色块。只要是一切让眼睛觉得舒服的东西,谭宗明都会心生向往。




而小赵医生正好落在了他的审美区间里。那像用刀子刻出来的硬朗轮廓,思考时紧抿的两片薄唇,还有失利时紧拧的眉毛,赏心悦目的,像水浇灌植物一样滋润了谭宗明的眼睛。




更别提那双骨节分明、修长好看的手,完全就是为下棋而生的。好几次赵启平举棋不定,拈着枚棋子单手悬在空中的时候,谭宗明觉得心脏也跟着提起来了,直到那人两指夹着棋子踏实地落在棋盘上,他的心脏才回了原处。




谭宗明下棋时眼睛总是忍不住地往对面瞟去——也没什么非分之想,仅仅是一种出于审美方面的本能。所以他将自己最近的几次失利都归结到这方面的分心上。






赵启平和谭宗明每次下完棋后还会闲扯一会儿。小赵医生本来就爱有意思的事物,见过不少新奇的东西,思维活跃,妙语不断。而谭宗明则涉猎深广,加上又在生意场上磨练了这么多年,天南地北都能聊。两人一般都谈的十分投机。




在度过了最开始那个一本正经地谈论些时政经济相关话题的阶段后,两个人的聊天的内容逐渐向更“有趣”的方向靠近。




他们从文学聊到了王小波,从禁书聊到了一些特别的电影。在提到那些不便言明的事情时,他们人总是能极有默契地瞬间理解到对方的言外之意,然后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。






这天下完棋后谭宗明兴致比较高。他开了瓶红酒,并倒了杯给赵启平。几杯下去后,两人都有些微醺,而这种状态总是让人变的更有说话的欲望。




于是在谭宗明发表了一个“调情就如同下围棋一样”的观点后,并表示大多数搭讪者的表现在他眼里都是负分,赵启平一下没忍住,问了句:“那我上回的表现大概能得多少分?”




谭宗明看着赵启平,不太确定地问:“你真想知道?”


赵启平笑笑:“放心,我能经受得住打击。”


谭宗明眯着眼睛想了会,似乎在犹豫措辞,然后说:“六分。”




“六分?”尽管赵启平嘴上说他可以接受,然而音调还是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。他自嘲地笑笑:“我是不是应该庆幸,好歹我还及了格。”


谭宗明抿了口酒,没有直接回答赵启平,而是问:“你觉得搭讪首先要做的是什么?”


赵启平挑眉看着谭宗明:“恳请赐教。”




“那就用我熟悉的领域举个例子吧。”谭宗明说,“如果你要把一个新产品打入市场,我相信你绝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接进行大规模生产然后铺货、宣传、销售。你一定会先了解下消费者的需求,分析市场上的其他竞争者,再调查下替代品等其他因素。然后我们才会选定目标人群,决定合适的销售渠道,并制定有针对性的营销策略。总之,一定是把市场摸清了再采取行动。”




谭宗明接着说:“搭讪也是一样,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观察、了解、分析对方。一个人的衣着、言谈举止,或者仅仅是一个眼神和些下意识的小动作,都能透露给我们很多信息。一个优秀的调情高手必定能根据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策略。对于矜持谨慎的人,单刀直入有可能会吓跑对方。而对于那些情场老手,兜太多的圈子反而会消磨掉对方的耐心。”




赵启平点点头:“所以…你认为我的失误在于,对你没有足够的分析,导致了错误的判断?”




谭宗明表示同意:“如果你那天有再仔细观察一下,就会发现,当时我特意选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,和周围的人没有任何言语以及眼神上的交流。我的眼睛几乎就没从酒杯上抬起来过。这些迹象都说明我当时并不在社交的状态。”




谭宗明又喝了口酒,继续解释:“我那天心情不大好,完全没有说话的欲望,只想一个人喝会儿闷酒。所以任何搭讪的手段都毫无用处的。”




赵启平若有所思点点头,对谭宗明的话表示认可。然后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看向谭宗明,开口道:“所以我可以把那天的失败的原因归结为你心情不好?”




谭宗明一愣,他没想到赵启平会这样问。稍稍犹豫了会儿,他说:“可以这么认为。”






听到这个答案,赵启平嘴边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。他放下酒杯,站起身来,走到谭宗明跟前,然后突然俯身向前,单手撑在谭宗明身后的沙发靠背上。




赵启平向谭宗明靠近,越来越近,近到谭宗明可以数清楚赵启平的每一根睫毛,近到赵启平的呼吸全部喷在了谭宗明的脸上。




“那如果在你心情好的时候呢?”赵启平问。



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吕蘅之:

wind:



努力學習! 
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 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 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 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 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 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 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 



你不可以写 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 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


【陈家明/陈亦度X袁浩】《我的前男友不可能这么高冷!》Chapter03

谢子舒:

一句话介绍:七年前,他是陈家明;七年后,他成了陈亦度。


  




04.


袁浩在出门前把西装挑了又挑。


这件太老气,那件太娘炮,唉,那件不错?


等等,肩宽太窄,衬不出他的优美肩形。


你想问这世上有没有肩形这玩意?


有的有的,陈家明当初就最喜欢在爱爱时吻他的肩,说“哈尼,你的肩一动一动的,好sexy哦!~”


真他妈废话。肩膀不动那不就成了死人吗?!


袁浩想起当年的事,那种想翻白眼的熟悉感历经漫长时光仍旧半分不改地涌上心头。


伴随而来的,还有微微的刺痛感。


一如在美国时似麻木老牛般反刍回忆的暮暮朝朝。


袁浩想着想着,不禁自嘲一笑。


七年前的事其实早就被大雪掩盖了个一干二净,他也已经很少想起了。如果不是和姗姗真的性格不适合,没准他俩而今已经成婚了。


可现在的他很不正常。


不过是今天重见了陈家明,或者说,陈亦度而已。


为什么,大脑就总是不受控制近乎自虐地想起过去的事?


杜拉斯说,人一开始回忆,就已慢慢变老。


“难道我已经变老了?”


袁浩摸了摸下巴,却没能得出个结论。


最后,他甩了甩头,压下那些惹人心烦的浮思。想着反正二人不是恋爱关系,不必为了穿什么去见他而费神,也就随便挑了件小西装出了门。


 


他不知道的是,其实不一定是因为回忆变老。而是,想一个人时才变老。


 


“袁先生喜欢喝什么?”


陈亦度翻着菜单,没抬头地问他。


“跟以前一样吧。”话一出口袁浩就后悔了,因为他发现陈亦度怔愣了下。


也是啊,都七年过去了,他哪还会记得自己喜欢喝什么啊?


微撇了撇嘴,袁浩闷闷开口,“红酒。”


“袁先生昨晚已喝了一夜吧?”陈亦度终抬头看他,可记忆中那像小鹿一样圆圆的可爱眸子,只剩下了冷冽和淡漠。


“……陈先生是要管着我吗?”袁浩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,两眼眨了眨,笑得一脸无瑕。


陈亦度翻菜单的手就那么顿了一顿,而后招呼服务员上瓶红酒,“不敢。”一脸与他无关。


没意思。袁浩撇开眼去,不想看那人惹人生厌的脸。


结果不看不知道,转头看了以后吓一跳,陈大总裁带他来的居然是情、侣、西、餐、厅?!


“怎么?”陈亦度见他一脸震惊,淡淡出口问道。


“没,没什么。”袁浩咽了口唾沫,不敢想多。


陈家明早就不喜欢你了,袁浩,你别太自恋啊!


虽然……


你有这资本嘿嘿。


在陈亦度眼中,袁小耗子突然笑得跟猫一样,吹来一树春风。


 


袁浩是个吃饭时喜欢说话的人,可他几次抬头,见陈亦度一副食不言寝不语的模样,话语转到嘴边,又伴着嘴中咀嚼的牛排给咽了下去。


“总是看我做什么?”陈亦度终于没能忍住,在袁浩又一次偷看他后,抬头问道。


“看你好看。”袁浩顺溜地回答着,然后就发现陈亦度突然不吃了,也不说了,就这么抿着唇静静地看着他。


这会儿换他紧张了,他那时也就随口一答,答完就悔了。陈亦度现在这样是做什么?杀人灭口?还是发火?


“你,你看我做什么啊?”他装作一副不紧张的样子,斜眼瞥他。


“看你难看。”


我喵了个咪!!!!!!!


这世上还有比陈家明更!讨!厌!的!人!吗?!


袁浩表示,现在是他有杀人灭口的心了。


“呵呵。”


别人都闷声做大事,他只能闷声喝大酒。


你要知道,让敌人破费,也是一种战斗方式。


“小姐,再来一瓶吧。”袁浩朝一旁的服务员眨了眨眼,笑得一脸温柔。


服务员脸一红,刚想上前就被陈亦度一手拦住了,“你别喝太多。”


啧啧,还皱眉头?


袁浩眉一挑,大手一挥,“没事,你听我的,就再上一瓶。反正是这位先生买单。”


服务员姑娘一脸遗憾地看着他,本以为是个风流有趣的帅哥,没想到是个逻辑有问题的。


 


又一次喝醉的结果是什么?


就是和对方谈项目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只知道盯着人傻笑,就是整个人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此处何处。


“亲爱的,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啊,你看,婉君都急得摇尾巴了!”


“小浩浩,这么一杯冰激凌,我全吃下去要胖的~你和我一起吃好不好~”


“哈尼,你穿这件衬衫真帅!哎呀,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什么都不穿最帅呢~”


“袁浩?袁浩?”


袁浩恍恍惚惚的,还没从回忆里清醒过来,就看见陈亦度皱着眉看他,一手在他面前摇晃,看他有没反应。


“陈,陈家明?”袁浩没想明白怎么一眨眼陈家明就长高了,变了个样子了,不再撒娇了,总是冷巴巴的。他朦朦胧胧地笑了笑,“我好想你啊。”


那个看起来和陈家明很像的人似乎愣了愣,伸着的手就这么顿在原处。


“但是我不能跟你说,说了,你会笑我的。”袁浩颤颤巍巍地站起身,一根手指贴在陈亦度柔软的唇上,他看着那人复杂的眼神,笑着眨了眨眼,“你记得,你不知道啊。”


“不知道什么?”陈亦度问出口时的声音有些艰涩。


“不知道……”袁浩想了想,最后嘘了一下,“不能说。”


他顿了顿,执着地点点头,“对,不能告诉陈家明。”


果真醉了。


一下认得,一下不认得。


一下说了,一下不愿说。


陈亦度就这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,看着袁浩自言自语,没有恶劣嘲笑,也没有拍照留念,只静静看着他不说话。


 


不能说的是什么?


其实他早就说过了。


“陈家明,我好想你啊。”




TBC

天海一色:

琅琊榜世界疆域图

1P原作向 / 2P带私设

港真,我是想填坑来的。

可是码字的时候突然开始撸地图,我又有什么办法。

于是翻了《琅琊榜》原著外加根据剧中一些景观线索,照着东亚地形图捯饬出了这么两张疆域图。里面标出了关键地形元素(山脉、河流),以及书/剧中所提及部分政权/地域的疆域范围。答应我,赏我个脸,请看大图……

第二张图里头有私设!私设里头有那么点剧透吧,为的都是我那第一篇原作向苏靖……

安静躺尸,不是学地理的,有毛病的话请别大意指出来。

让我占个苏靖tag好不啦,有人来猜剧情嘛?

(没有(。